TDC 关闭

网吧的最终体是电竞酒店?

于见专栏 2021-10-13 11:51:35

未来电竞酒店热一旦褪去,它的“终结者”又会是谁呢。

近年的电竞有点热,年轻人乐意将电子游戏作为工作后解压的方式。

而且文化部、地方政府也制定了相关政策,从官方层面扶持电竞产业。

根据去年数据,中国电竞市场实际收入达1365.57亿元,较2018年增加了418.3亿元,同比增长44.16%,占游戏行业总收入的67.60%。

电竞热也催生了酒店行业中的新型业态——电竞酒店。

同程旅行统计,2019年底全国电竞酒店数量就已经超过2600家,预测今年全国电竞酒店的存量将达到1.5万家,到2023年还将突破2万家。

比起业内因疫情经营惨淡的普遍现象,电竞酒店这一品类可以用一枝独秀来形容。

那么,真实的电竞酒店究竟是什么样子的?

不做网咖,却胜过网咖

电竞酒店,顾名思义,就是将“电竞”和“酒店”的模式结合在一起,同时满足人们打电竞和住宿的需求。

在具体的运作上,有两种形式:一种是只做电竞内容的酒店,另一种是含电竞主题房的酒店。前者按照先电竞后酒店的思路运作,全流程围绕电竞设计;后者就是在普通酒店的基础上加推的电竞主题房型,所以是先酒店后电竞的经营理念。

同程旅行的报告显示,这两种类型中,专门的电竞酒店已经占到市场的35.6%,未来有望突破50%,可见对于创业者而言,先电竞后酒店的经营模式更有前景。

电竞酒店的概念并不是凭空而来,它的源头是网吧,特别是2012年以后转型的网咖。

应该说,网吧到网咖,网咖再到电竞酒店,是一条业态升级之路。

曾经风靡一时的网咖,拥有比网吧更豪华的配置,更优质的环境,更贴心的服务,一度吸引了像周杰伦这样的明星大腕来投资开店。但好景不长,周杰伦2017年在深圳斥资2000万开的“魔杰电竞馆”,各方面都算顶级,仅仅三年就歇业关门了。

究其根本,是因为网咖作为网吧的衍生品,网吧行业已然难掩颓势。去到任意一家网咖,屏幕前不是在打lol就是dota,端游市场没有新的爆点,很难吸引新人,另外各家网咖都在升级配置,或是大打价格战,竞争激烈。

搜索天眼查,发现去年国内网吧相关企业,新增2796家,倒闭12888家,数字触目惊心。

也就是在这样一个背景下,电竞酒店火了起来,它像是一根救命稻草,被网吧从业者死死抓住。

一开始,有人甚至叫嚣:“电竞酒店就是网吧的终极形态!”因为人们深信,这个兼有住宿服务和隐私保护的跨界融合产品,能够俘获年轻人的心。

确实如此,三两个年轻人住进电竞酒店以后,很快就会沉浸在游戏的氛围中,足不出户,吃喝都是点外卖,或者打电话让前台送餐,连出去吃夜宵都省了。另外从私密性上说,网咖里大家都是陌生人,或是噪音太大,或是缺乏交流,氛围就比不了电竞酒店。

不过电竞酒店本质上属于网咖的交叉产品,用户群存在细微差别。有人出于与好友一聚的心态,选择去电竞酒店,玩累了还可以躺下休息;有人只想开黑,听惯了几十号人齐聚一堂打游戏时的嘶吼声,价格更便宜的网咖才应该是他的首选。

那么电竞酒店和网咖价格相差大不大呢?同程旅行的数据表明,目前国内电竞酒店的主流价位就是250元一间一夜,合并占比达62.2%,其中150元至250元价位区间占比高达44.3%。而450元/间夜以上的中高端电竞酒店仅占3.9%。

看上去价格并不贵?反观现在好一点的网咖一天下来动辄也要上百,电竞酒店这样的主流定价策略极大动摇了网咖的最后阵地。

假如网咖不能摸索出自己的生存之道,那它的终结者还真就是电竞酒店,未来街头的“大众娱乐”也将被“小众开黑”取代。

给酒店穿上“6神装”

在目前的电竞酒店中,很大一批经营者是从网吧升级过来,也有一批人原本从事的就是酒店业。

一场疫情让本就陷入瓶颈期的快捷酒店现了原形。因为平日就靠低价走量生存,所以在电竞酒店的概念炒火以后,面对愈来愈低的入住率,每个经营者都很难抗拒转型的诱惑,就算是“死马当活马医”,也好过坐以待毙。

最常见的情形是,酒店老板会从一家即将关门的网吧,或是从二手市场,耗资几十万购置一批高配置电脑,然后安放在现有的客房中,接着打造出专门的电竞单人间、双人间、团战三人间等主题客房。

那么这样的改造,盈利效果到底如何呢?

首先是客单价和入住率的提升。根据调查,快捷酒店的双人客房改造成电竞套房以后,价格会提升30-50%左右,而且原先冷清的入住率,如今一到周末就会变得异常火爆。

其次饮料、零食这些附带消费也会创造不小收益,最高甚至会达到整体营收三成。而且酒店还可以选择与周边餐厅、超市合作,为入住玩家提供外卖服务。

相比以前玩家坐在电脑前,一天的消费也不会超过几十元,现在随随便便就能破百,转型电竞酒店的经营压力的确会小很多。部分酒店营销机构顺势喊出了“投资电竞酒店,一年回本三年安逸”的口号。

电竞酒店还出现了一种新玩法。

就是小品牌采取与当地的三星级以上酒店合作的形式,再以比如六折的房价拿下酒店部分房间,将其包装成电竞酒店以后,以二至三成的溢价卖出。

这样一来,电竞酒店拥有了自己独立的品牌,有自己独立的财务系统,最后再同入驻酒店参与分成。

该模式的特点,在于能有效降低电竞酒店经营成本。服务器等用电成本、保洁前台等人员开销、外设软装等装修成本,在代运营模式下都无需考虑,这就是所谓的“轻量化操作”。

根据同程旅行的报告,目前中国电竞酒店中最受欢迎的酒店分别有爱电竞、格林豪泰、速8、IU酒店等等。其中,仅排名第一的爱电竞为专门的电竞酒店,其余都是由快捷酒店升级改造而来,可见人们窥探到转型电竞酒店的巨大盈利空间。

内容!还是内容!

电竞酒店好,好在与普通酒店比,用户单次入住时间更长,消费频次也相对更高。

同程旅行的报告中,每年平均消费大于2次的电竞酒店用户比例为22.1%,以爱电竞酒店为例,用户平均复购率为65%,显著高于传统酒店。

但是电竞酒店也有不好,不好在它属于网吧的衍生品,夕阳行业该有的隐患一点也不少——网吧最大的“终结者”其实是移动网络、家用WIFI以及手游。毕竟现在人哪怕聚餐叙旧,都要玩上一盘王者荣耀,手游的便捷性远非端游可比。

相关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2096.76亿元,移动游戏用户规模高达6.54 亿人。

但与此同时,2020年国内端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仅为559.2 亿元,比2019年减少了55.94亿元,同比下降9.09%;而且大量主流的端游也都推出了手游。

未来电竞酒店热一旦褪去,它的“终结者”又会是谁呢?会和网吧网咖一起打包消失在时代洪流中吗?无人知晓。

同样尴尬的是,人们对于电竞酒店的印象还不是很清晰。

不用说电竞酒店在国外已经玩出花儿来了——美国的Atari电竞酒店,顾客可以选择购买酒店的独家周边,在Mixed reality数字工作室学编程,在复古风格的游戏厅玩街机,还有夜总会、酒吧等配套设施。

就连日本的网吧似乎都比国内的电竞酒店功能齐全——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汉,付上一晚的上网费,就可以享受冲浪、餐饮、洗浴、住宿、读书等等一系列服务。

如果国内的电竞酒店缺乏革新内容的勇气,这样的新业态和过去的网咖网吧有什么本质区别呢?无非就是有张床能睡觉,说真的开黑通宵是常有的事,谁是奔着休息去的呢,配置还不一定比网咖高。

这正是当下电竞酒店最大的毛病,不做内容只想着压低客单价来抢网咖的市场,纯纯的跨界收割行为。很大可能会割断自己的喉咙,而且也只能凭借对网吧行业政策紧缩收割一时罢了。

说到底电竞酒店与网吧两者服务人群还是不太一样的,而且疫情影响下的酒店业,有多少是为扩大业务做出的权宜之策。如过江之鲫,纷纷打着电竞酒店的旗号经营,最终必然会被市场规律教做人。

? 以商业目的使用环球旅讯拥有版权的内容,请遵循环球旅讯 版权声明 获得授权。非商业目的使用,请遵循 CC BY-NC 4.0

评论

请登录 参与评论

企业招聘

查看更多
微信扫码分享